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浪月迹

能闪世人之所忙者,方能忙世人之所闲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鲤城往事  

2017-05-18 20:42:22|  分类: 浪月小记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.

这城中的好多景物都让我一生怀念。

落花时节,我与静走进开元寺,春日里的光景,盎然的绿意中,许多芬芳沁人心脾,西街两侧的老屋,就在开元寺外,这里一些古老的技艺至今仍在悄然传承。这座古城里的双塔,就坐落寺院的东西两侧。

静是第一次来,我倒是这寺里的常客。平日里,若闲来无事,到这寺中喝一盏茶,与老和尚说些话,或者喂喂佛堂前榕树下的白鸽,都是极畅意的事,可我偏好在寺中闲逛,却也未觉厌倦。

那一年春节,与静订完婚后,她便去福州实习,我仍留在泉州工作,心中十分不舍。数日后,家中传来外公离世的噩耗,我回家奔丧,心里不胜悲凉,守灵那夜,想到与亲人天人永别,自是人力无法回天,而与静却是初好便要异地别离,心中的愁苦,实在难言。回到泉州后,我俩一商量,静便决定辞去福州的工作,过来泉州。

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。雨后初晴,我们从西街的作坊路过,青灰的双塔在这一片古老的建筑中熠熠生辉,四通八达的小巷遍布街道两旁,通往南北,而到处盛开的木棉花点缀在古城中如挂上了小小灯笼,不时脱枝掉落,震地有声。开元寺内的庭院,从来都打扫的异常干净,虽然佛塔的大门紧闭,但塔上的风铃在风中摇响,古老的声音仿佛从唐时穿越过来,沧桑带着悦耳。静站立塔下,触摸着塔门上的铁锁,环顾周遭,古塔的震撼已触及心灵,在这繁华的市区所在,竟有如此清幽之所,最是难得。青森的花木开在青石小路的两旁,由东塔望向西塔,青葱之中,也仅能看到塔顶在树木的遮掩下而若隐若现,而一面精美的彩色浮雕墙坐落在东塔附近,墙上刻有麒麟、松鹤,童子,因年代久远,斑斑驳驳的树立在苍天古木下。一群觅食的白鸽飞来飞去,时而立在塔顶凝视,时而又在大榕树下悠闲的散步,怡然自得的神情,仿佛它们才是这座寺院的主人。寺中的长老、大和尚来回穿过佛前殿旁,脚步轻盈不急不躁,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寺内的事务。静对于寺里的环境虽不排斥,但终归也谈不上多喜欢,只因我对寺院与生俱来的喜好,她便陪同我在这儿寻幽觅寂。寺中的放生池环绕着假山,一群孩童在假山间嬉戏,而西塔就矗立在假山旁侧,塔身上浮雕的罗汉神将,经历了千年虽然有些破损,但其神韵犹在,令人叹为观止。

我大概是习惯了在寺庙中的修行,我从未想过会对僧人的生活生出一种莫名的向往,但事实便是这样。过去我每逢去寺庙,只不过四处行走看看,而今却总要坐在佛堂门口,看着过往的香客,心中平静舒坦。静对我的这个举动表示理解,她安静的坐在我身旁,我们一起仿佛就是佛前守卫的金刚菩萨,看着周边的一切,这便是生活吧,总是来去匆匆,而这又是人生吧,总有悟不透的。但此刻坐在这儿,倒是真正实在的,是谁也夺不去的,即便是时间,也停滞不前了,直至敲响的木鱼,和尚的诵经,天上的流云,寺中的大门也将伴着那天色的渐黑而关闭。

 

二.

这座古城一直以来就是繁华的所在。而在宋元时期它更是东方第一大港。我很小的时候就来过这儿,当时并未想到后来会在此生活好长一段时间。

静是个活泼的女孩,我是如此享受与她在一起的时光。而古城的开放,与静的性格又是完全相合。那年,一场春雨下了很长时间,潮湿的空气让屋内的很多东西都裹上一层绿油油的霉,人的身体、情绪长期的被这种环境所侵害,变得异常难受。期盼的阳光在将近一个月后终于到来,让屋内的物品沉浸在阳光的滋润下后,我们也终于能够出门。

清源山自古就是一片神圣的地方。不管道教、佛教还是伊斯兰教都在这儿得到了很好的发展。刚参加工作那年,八月末的时候与海哥、老卢第一次来清源山,就在山中遭遇了暴雨,匆忙的就躲在老君岩旁的木屋下。后来雨渐停了,便接着上山,到了半山腰雨又来了,又被困在了山中的石洞里,后来走走停停,总算到了山顶。而山中经历了这场大雨的洗礼,天色很早就黑了,山间安静的有些让人心慌,但我们三又同时被这样的气息所吸引。静对清源山是没什么概念的,以至当她看到老君岩的时候,才忽然发现原来儿时经常于日历上看到的这尊石像就藏身这儿。那一刻,大概给了她一丝惊喜,眼中一下子雪亮,就仿佛发现了新事物,内心激动不已。在这一片山林里,碧木参天,雨后更是一片青绿,静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,这儿的清新让她颇为欢喜。老君岩前的大石鼎里,被虔诚的香客点上了几柱烧香,袅袅青烟,不断的飘向四周,让原本清爽的空气掺杂了一些香味,但也引导着内心更加平静。我们沿着登山的小道一路往上,这条多年前我走过的路,这些时日被雨水冲刷的更加干净。这个季节,山间已经很难看到花的影子,除了一些三角梅零星的点缀在万重绿中,就剩一些山间险峻处的枯木打乱了这处绿色世界,它们虽已枯败,但依旧还是这山里的景致。我们经过一处山涧,两片山岩好似被雷电劈开,狭窄险峭。从它们中间过去来到一个巨石边,石上苔痕刚被雨水冲刷,嫩绿鲜艳,一间高约数丈的石室背倚这块巨石,门口吊着一对红色灯笼,在风中轻微摇晃。石室虽然高大,但要进入室内却是不可,一扇生锈的大铁门被铁链缠绕锁住,室中一尊巨大的立式佛像面朝山下,祈福众生。我们便在这儿停留,消耗着这一早上的光阴,我由衷的享受这片山林,山中的小庙、石洞、流水,还有古往今来的圣贤留下的许多摩崖石刻,它们结合的相当完美,当人置身其中,便难以自拔的也想隐居在此。静终归却抵不住今天的烈日,在一处山中石梯的攀爬间却忽然瘫软了下来,即便我及时扶住了她,但那种后怕却还是寒彻骨髓,后来我们才知,当时她已经怀上我们的骨肉。于是,我们便在山梯上停下脚步,在稍作休息喝了些水后,就慢慢的开始下山。下山的途中,我们在一处凉亭里遇见一对年老夫妇,他们一路上从泰山,到了黄山,华山,青城山,虽然头发花白,但也丝毫不动摇他们征服名山大川的决心。看着他们老来还如此坚毅,铺满皱纹的脸上无不写着甜蜜,我们感动之余,又深深的被他们这种不服老的精神所震动。这大概便是人的一生吧,携手共进,抵风御雨,老来还能一起攀山越岭,登高望月。缘分让人何其有幸,而能够一起终老。

 

三.

春天一下子就过了,其实对南方的城市而言,四五月份就已算入夏。而现在已经是六月,天很早就亮了,清晨的马路上空空荡荡,我们赶了大早,准备去一处心慕已久的地方。

对于静而言,早起无疑是痛苦的。但清晨的美好,又让人十分愿意第一个睁眼来迎接它,看着天空一丁点一丁点的变亮,然后街上渐渐的行人多了起来,而此时我们却早已坐上了奔往美丽旅途的公交。

下了公交,穿过马路,我们走进一条巷子,小巷里的阿婆们坐在门口撬着海蛎,她们头上围着头巾,大概是地处海边,深怕平日里海风吹乱头发的缘故,就是遇见那些年轻的女孩,也包上了一样的头巾,但并不显老,甚至有着一股更带青春的朝气。这儿的房屋大都是两层小楼,红砖灰瓦,墙连着墙,属于传统的闽南建筑。走完这条小巷,海就出现在了眼前,浅浅的海湾上一座古老的青石大桥连接着两岸。两岸的桥头分别立着两座石塔,石塔边上的石室里石将军的神态憨厚可亲,虽然历经千年,有些五官已经不清,但依旧担负着守卫桥梁的重任。远远的望向桥中央,还有一座红色小庙,庙旁一棵古榕树枝叶繁盛、郁郁葱葱,过往的行人有些骑着自行车,有些跨着电动摩托,但更多的都是些一边行走,一边欣赏两岸风光的路人游客,而那些包着头巾的阿婆阿嬷挑着装满海货的篓子正匆匆的赶往集市,即便桥并不十分宽敞,但这一片热闹,已经延续了千年,时至今日已经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了。洛阳桥便这样运行了下来,作为中国古代的第一座跨海大桥,它独创的种蛎固基法彰示着古人的智慧。我们到来的时间甚早,并不是涨潮时候,所以桥下所见都是淤沙,几只白鹭跳来跳去在淤沙间翻找食物,轻盈的身姿,矫健的步伐,一下子就跳的不见踪影了。而一些搁浅的小木船七零八乱的散落在浅水湾上,似乎是在等待着潮水的重新到来,它们便要起航。我们走到了桥中央的小庙,庙门上挂着 “海内第一桥”的牌匾,但庙门却是紧闭,并未知晓供奉的是否就是当日主持造桥的蔡襄。古桥的桥墩呈三角的船型,引流着海水的过往而不对桥身造成冲击,每个桥墩上都粘附着数以万计的海蛎,加固了桥墩的同时,也形成了一道颇为震撼的风景。走到桥中央,两岸过往的行人渐多,拥挤的桥梁上,静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深怕会被人流冲散。听路过的附近人家说待到下午涨潮时候,海水淹没桥墩,古桥便如躺在海面上,恰似一个没睡醒的慵懒女子。而等到潮水退去,大家便纷纷赶到桥下挖寻花蛤,斗转星移,古人的生活方式在今天依然被沿续了下来。

我们从桥的这头走向那头,又从那头往回走,古桥的使命让它在短时间内都不会退出历史舞台,即便在它的周边早已建起了现代化大桥,但人们依旧喜欢它,怀念它,更不可能会去舍弃它。在历史的进程中,它千年的价值是不可磨灭的,它所承载的进步,在过去以及将来都将被永久的铭记。

 

 四.

夏天总是让人期待着能去海边走走,对于我们在沿海城市生活惯的,海一点都不陌生。但时节一到,总会情不自禁的想到美丽的沙滩、海水。

初夏时候,就已经计划着要去附近的海边游玩。但实在畏惧于那时的炎热,到现在已经是八月末了,我提前向公司请了假,便期待着海边的日子。惠安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以石雕著称,而惠安女更以勤劳享名海内外。我们来到惠安的崇武已是临近中午,这儿依山傍海,山中常年被海风所侵蚀,汽车一路过来所见都是光秃秃的山岩,极少能看到葱郁的树木。当我们在县城的汽车站下车,便迫不及待的询问古城的所在。街道上一片市井繁华,各类经营的商铺大门敞开,人群络绎不绝,而城中的绿化带上各式石雕布置五花八门,彰显了这儿的特色。问过当地人,我们知道崇武古城离这不远,便沿街穿行,在拐过一个大弯,就看到了停泊的船只,而古城的大门也出现在了眼前。我们在周边找了一家酒店住下,吃过饭短暂的休息后,便进入了古城。静对于地方的民风民俗并无多大兴趣,山水的美丽方能吸引到她,所以沿街所见的一些石头屋子在她眼中并无特别,而我对这种古老的事物总是深深的喜好。花岗岩石条逐层堆砌而成的这些房子,清一色的灰白,但院子设计的十分清新宽敞,两层小楼里,二楼天台上的小屋前摆放一些盆栽,简朴的屋子格调却也高雅,让人喜欢。石城便建在海岸边凸起的小山包上,城墙历经岁月一些地方杂草丛生,我们走上城墙,一门生锈的大炮炮口对向海岸,与古城墙的年月相当,也是抗倭时候留下的文物。由古城上下望,碧海波涛,一片蔚蓝,午后的阳光洒在海面上,波光粼粼。静沉醉于这片蔚蓝,她甚至感叹在中国再也找不到比这片海更美的蓝了,海风吹乱她的头发,她无暇顾及,对于此刻眼前的景物,却怎么看都不够,偶尔一艘游轮从海面上经过,远远的望去,好像是西洋画中的景物,完全不敢相信这会活生生的展开在我们眼前。

走下古城,我们沿着沙滩行走,海水不时的打湿脚面,这个时候,海水的温度刚好,冲刷脚面如被温暖的手抚摸一般,我们就像初到海边的顽童,尽情玩水,水花溅到身上,那种无忧的快乐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,静站在海中的礁石上,我踏在海水里,湛蓝的海水中可以清楚的看见贝壳还有沙石。在海岸边的一处悬崖壁上,我们发现刻有一条象形的鱼,不知是今人的杰作还是古人的遗留,长长的鱼身,身上布满了鱼鳞,仿若是历经数亿年最终形成的化石。海岸边上还有一座新建的城楼,展示出古城的一些影像,我们爬到城上二楼,宽敞的观景平台可容数百人同时观望,看着眼下的海水拍打着岸上的岩石,静彻底的被这片迷人的蔚蓝给折服了,她长久的站在护栏前,观望着眼前的波涛,心中也跟着奔涌,如若有那么一天,我们能够在此安居,每天醒来面对着这片蓝天碧海,有生之年,却又夫复何求!而此刻已经临近傍晚,夕阳将天空染成了红色,映照着海面一片鲜艳,我们走到了岩石边上的海神庙,这儿静悄悄的,微弱的烛光照耀在庙堂上,充满了神秘,一位妇人走到堂前给炉子添上了些灯油,在她的动作下,灯光闪闪烁烁,照射到墙上的壁画,就更显得神秘了。

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,我们走在回去的路上。沾满沙子的双脚,走起路来摩擦着脚底酥酥麻麻,夜空上高挂的月亮照耀着出城的小路,古城墙上此时也亮起了灯,幽暗的灯光中,古城更加古老,而不时的海浪声传入耳边,更像是远古的召唤,让人心中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

 五.

在南方,九月份的时候虽已入秋,但天气一如既往的炎热。眼瞅着十月份也将来临,但丝毫未见天气转变。这一日恰逢中秋,过节的喜庆在鲤城里四处可见,街上拜神烧纸,还不时弥散着鞭炮的烟味。闽南人的虔诚在整个神州大地都是很有名的,每月初二、十六做牙,祭拜土地神的活动从未间断,而中秋佳节他们更不会错过与神明共享他们节日的喜悦。

难得有这么一个节日的假期,静也未做计划,我也没有安排,便临时决定去游览下被唤作“闽南建筑大观园”的蔡氏古民居。泉州下辖的县级市南安虽地处偏远,但历史上曾一度是闽南的经济中心,明以来更是诞生了李贽,郑成功,叶飞等名人英雄,到近代,又迅速发展工业,已是中国的水暖卫浴中心。临近中午时分,我们抵达南安官桥镇,简单的用过午餐后,便直奔古民居而去。

但凡想去了解一个地方的民俗风情,首先便要从当地建筑开始着手。闽南的红砖古厝,在泉州的市区中心虽也随处可见,但要看成片的规模,还是要往这些偏远小镇。走进古厝,满眼的深红小楼错落有致,屋顶处的双翘燕尾脊上不时停落着鸟儿,一边抖动翅膀一边闲庭信步,这该是属于它们的安宁,悠哉游哉,有些甚至停落着数十分钟不动,双眼瞅着前方,好似进入了沉思。屋前的庭院上摆着几张被阳光曝晒的石桌子,干干净净一尘不染,每当夜幕降临,在这个偌大的院子里,大家围聚在桌前,那种热闹的场面在我心中默默浮现着。我们进来的时候,古厝里的居民正在准备午饭,门口的水井边聚集了许多妇人,淘米的、洗菜的、刷锅的,水桶在井里不停的打转,她们一边干活一边说着些话,平常的家居生活,却因为聚集,却也有着独特的味道。往往在同一座古厝里,住着好几户人家,在侧厢,在后院,甚至前厅,都住着不一样的人家,但他们的关系往往也就是兄弟叔伯之间,虽然各自都已分别成家,却也早已习惯这样的群居。我们在古厝内的各处院落间不时的停下脚步,十六座保存完整的宅地都是青石墙角,红砖墙身的典型风格。院落的地板又皆由长条青石铺成,整齐有序,又干净利落,并在天井底下的四周种上一片美丽的花草,花草之中散布着一些废旧的石磨,石磨上遍布青苔,这样的环境,又怎能让人不喜欢!中午的阳光高照,红砖古厝里,一下子变得更加安静起来,我和静坐在一处古厝的门口,习习的凉风吹来,沐浴在这初秋的气候下,这样的时光,让人什么都不愿意去想,我们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,一只小猫却从身后忽然窜了出来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倒是吓到了我们,然后就看到这畜生坐在院前懒洋洋的晒着太阳,我们相视一笑,这样子的慵懒,不正与此刻我俩坐在门口的情境一致。

出了古厝,我们便径直走在回去的路上。我俩心里都很清楚,再过不久的一段时间,我们都将离开这座城市,心中虽有不舍,但更有对未来的期盼。而那时在我们心中,这座城市给我们印烙最深的无疑便会是那一抹抹深红的青瓦古厝。

 

 六.

静是九月中旬离开泉州的,而我在一个月后的十月末也向公司提出了辞职。虽然我在鲤城呆了好些年,但与静这大半年在宝洲街的时光无疑是终身难忘的。我们一同出行,一起访胜,鲤城的春花秋月,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梦醒时分,会异常怀念。但逝水东流,时不逆转,今天的我们是无论如何再也回不到那段时光里去了。

 

 

谨以此文纪念那逝水的年华。

2017年春夏之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